蜜桃视频:ttm65.com

女儿的援交37

小鸡汤敬上《三十七》「蔚蓝碧海,到底是什么人…」我喃喃自语,答案其实不问而知,雪怡是土生土长的香港女生,一般跟同学朋友通讯惯用WhatsApp或Line等较为洋化的工具,会使用QQ,是因为不用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,方便和客人联络.那会使用QQ来找雪怡的,相信亦是同一路人,雪怡援交的网名是飞雪飘飘,蔚蓝碧海,就更几乎肯定不会有错.想到这里,我觉得自己实在太笨。女儿性格清纯,家庭背境也不差,有什么理由需要出卖肉体不就是受到坏朋友的感染,一时失足误入歧途。我怒从心起,那些人渣,居然害我女儿当娼,我一定要把黑手揪出,让有份做这种事的人没好下场。我知道雪怡一定是逼于无奈,甚至有把柄在其手里,要拯救女儿,一定要先查清事情真相。我打开电脑,再次回到当日发现雪怡援交一事的网站,登入帐户,学着上次输入其中一个字去搜寻,又是出现几百个名字。「唿,原来这么多女孩用蔚字的吗」花多眼乱,我不知从何入手,等等,蔚蓝碧海,女性比较少用海字,尝试输入,范围立刻缩窄到三十多个。「蔚蓝…碧海…有了!果然都是在这里混的傢伙!」迅速找到目标,我心神一振,登进其个人资料页,除了性别外,便没什么也没有写上。看到这里我感到奇怪,和雪怡一样,这个女孩都是连相片也没有,那平时是怎样在茫茫万多个会员中突出自己,还是根本不愁客源回想女儿初时那傲慢态度,亦的确是不甚在乎,始终以真正大学生作为招徕,已经叫不少嫖客趋之若鹜,不惜一择千金以其亲其香泽。我要知道多一些情报,雪怡她们是怎样接客,抑或有没受人操纵,这是十分困难的事,即使我以伯伯身份去问,女儿亦不一定会答我。何况我已经不能再找飞雪飘飘.我有种一筹莫展的苦恼,如果雪怡只是贪钱那还好办,但如果她是堕入了卖淫集团的魔爪,我的轻举妄动是很容易坏了大事。『我可以怎样做…』对着荧幕呆坐,我的思想空白一片。得知雪怡并非单独行事,我的忧虑是更多了,有一群狐群狗党走在身边,万一染上毒瘾,便是一条不归路。「雪怡…」这天我在困恼中渡过,但即使如何心烦,日子还得过. 我的工作牵涉到市民福祉,更是不可轻率,不能把私人事带到职责里. 次日回到办公室,以马不停蹄的工作麻醉自己,忙过不堪,总算是没有挂念女儿的空间.「唿,今天可算是够充实。」被一堆大小事务弄过头瘟脑胀,好不容易安静下来,已经是下班时间,说来今天连午饭也没空去吃,以工作开脱,似乎是有点太过了。只是如何不想,当停下来女儿的笑脸便会出现,我心痒不已,有种登上QQ以伯伯身份跟雪怡调侃的冲动,但又立刻警戒自己,一切已经完了,不可一,更不可再。「真傻,不以伯伯,以爸爸还不是一样可以找她」我苦笑一下,拨起女儿电话,对面传来开朗声线:「忙了一天,终于想起自己其实是有个女儿的吗」没有任何事比这更可慰藉一天疲惫,我心一安,和睦道:「现在不是给女儿拨电话了,怎么了,回家没有」「还在学校忙呢,明天要重新录音,跟那些婆娘在整理资料,忙过一头烟。」雪怡满口怨言,我笑道:「那不是很好,大家同心协力去办好一件事,是最有意思了。」女儿前阵子和同学们一起做报告功课,邀请我替其配旁白,结果惨淡收场,被老师批过一文不值,吃了零蛋,故此需要重做。她们相约在我星期二晚再次录音,今次是卷土重来,只可胜不可败,誓要报被严格老师奚落之仇。「哪里好啦,她们都蠢得很,哎,不说了,又怪我在说坏话。」雪怡牢骚之余也不忘提点我:「爸爸别忘记明天答应我们录音啊。」「我知道,女儿的大事怎敢忘记」我着雪怡放心,她语带不甘说:「今次一定要给老师好看,上次给我们零分嗱!」「哈哈,淑女报仇,十年未晚,明天就做台好戏,让她心服口服。」「好啦,我去忙,那先不聊了,晚上回家再说的。」「嗯嗯,别太操劳。」「爸爸也是唷,亲一个,啜~」挂线后,那种窝心使我尽是温暖。你说如果一切是假,女儿仍是过去的乖女,雪怡从没有出轨,援交一事都是一场误那会多好。可惜发生了的事,往往是令人没法逃避。曾在我面前展现淫荡一面的女孩,的确是我家女儿。回到家里,雪怡仍没回来,我忍着肚皮,等女儿一起晚饭,终于快到十点,她才拖着脚步浮浮的踏入家门:「晕死了,爸爸妈妈,我决定退学,随便找个人嫁了算。」我取笑说:「你不是有老公了吗还说嫁人」「呀,对了,忘了米老鼠,对不起啊,要你孤零零一整天,现在来亲你!」雪怡像小孩子般抛下书袋跳进房间,我和妻子苦笑摇头,女大不中留,爸亲母亲不及老公亲.待雪怡换过衣服,这严重超时的晚饭才告开始,席上女儿说尽今天忙事,我们边听边笑,一家三口,乐也融融。「早点睡,明天我下班直接去学校。」我提点女儿早休息,雪怡向我递上一叠文稿:「知道啦,这是读稿,爸爸你有时间看一看,我们准备得很辛苦的。」我随便翻了一遍,用词漂亮了,分析也更深入,看来女孩们的确是花了一番苦功。「那我睡了,超累。」「晚安。」「爸妈晚安,呵欠~」女儿关上房门后,妻子跟我谈笑道:「很少见顽皮女这样认真呢。」「知耻近乎勇,吃了一次光蛋,也会想要吐气扬眉吧。」「这不服输的性格遗传爸爸。」妻子指着我说,我无辜摇头:「哪里,我一向是每次都输的一个。」「雪怡大学毕业,有没打算送她去外国进修」妻子问我,我耸耸肩:「看她意愿吧,年轻人,出外见识多一点是好事。」为人父母,子女的成就,便是我们的成就。一宿无话,知道雪怡投入在功课里,我也得到安眠。次日精神饱满做好工作,下班后应约到女儿学校。可能刚好是下班时间,连计程车也截不到,只有乘公车赶去,比预定迟了十来分钟。「抱歉,我来迟了!」「没事,我们也是才刚准备好。」按着上次的路线直接去到录音室,带着友善声线迎门的是…忘记了名字…「谢谢,你是…」我一脸尴尬,难得女孩子毫不介意的再一次自我介绍:「我是候咏珊,世伯你好。」「哦,对,是候同学,老人家胡涂了,一时记不起…」我陪笑道,女孩没介怀的摇头:「我明白的,世伯公事繁多,所以…」坐在椅上的雪怡打断同学说:「闲杂人等的名字可以不用记啦,叫她大奶妹不就成。」咏珊虽然活泼,仍满脸通红的回头骂道:「死雪怡又在乱说什么」「哦!人家爸爸在,你叫我死雪怡!」女儿像找到痛脚的嚷着,咏珊知道自己失仪,连忙向我赔不是:「世伯别误会,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一时口快」「一时口快就即是习惯了这样叫,爸爸,你的女儿给别人咒啦~」雪怡向我撒娇,咏珊手忙脚乱道:「我不是咒她,是平日惯了,不,是因为她叫我什么大奶妹!」「那你的确大嘛,这样不是更容易记住吗爸爸,你过来看看是不是很大」雪怡向咏珊的胸脯指手划脚,女孩生气大叫:「这个是你爸爸啊,就没有一点羞耻心的吗」「哈哈,我们两父女的感情十分好,没话不能说的,是不是啊,爸爸」雪怡要在朋友前逞威风,我只能说女孩子之间,原来真的可以很疯狂。「世伯,虽然这是很不礼貌,但我真的投诉令千金,她那种态度…」咏珊摇着指头,话再一次被女儿打断:「这个是我爸爸,不会接受向女儿的投诉啦。」我不想插进女人的战争里,谈吐明显比其他人成熟的杨小莲作打完场道:「好了,世伯专程过来不是看你们吵架的,有私怨也待做完正事才说吧。」说完看我一遍,好奇问道:「咦世伯乘公车来的吗不是走很远」「没事,只是几分钟路程,你怎知道我是乘公车」小莲指着我的皮鞋解释道:「计程车可以停在学校门外,世伯你的鞋上沾了红泥,是从公车站下来时,经过修路的那一边吧」「好利害,这样一点点也留意到。」我对女孩的观察入微赞叹不己,雪怡夸奖道:「当然了,小莲可是班上有名的福尔摩斯,任何事也走不过她眼睛,不像有些人,明明自己大却看不到。」「你还在说!死雪怡,我不好好教训你不姓候!」看到两女没完没了,小莲回头向我道:「对不起世伯,她们老是这样子,别看她们爱吵架,其实感情是很好。」对着落落大方的稳重女孩,我微笑点头:「没关系,年青人都爱这样沟通。」在两人追打期间,个子矮小得活像中学生的朱文蔚有礼地向我递上热茶:「世伯喝茶。」「谢谢. 」我高兴接过,雪怡不忘给我介绍:「爸爸,录音室没有泡茶,是小蔚知道你来,特地从家里带温水瓶来的。」「哦,这么有心啊」我受宠若惊. 文蔚笑着说:「上次晚饭时世伯说爱喝龙井,刚好我爸前阵子从杭州回来,说是当地特产,所以倒一点来给世伯试试。」「原来如此,果然是好茶,你太有心了。」我赞赏女孩心思细密,文蔚反倒向我道谢:「是我们要谢谢世伯帮忙,劳烦你过来两次。」「哪里,雪怡同学的事,不就是我的事。」我喝口好茶,心情大乐,女儿们的好友位位正派,个个良善,完全没半点令人担忧.「我还带了一些茶叶来,如果世伯你喜欢,可以回家慢慢泡来喝。」文蔚从书包中带出一份包装好的茶叶给我,我连忙伸手接过,可是在正要说道谢的一瞬间,脑门突然像被「叮」一声给敲响。「小蔚你真有世伯心,小…小蔚」前晚在电脑前的自言自语,也随即涌现.『原来这么多女孩用蔚字的吗』文蔚点头笑说:「是啊,世伯你叫我小蔚可以了。」「谢谢你,小蔚…」我呆了呆,看着眼前清汤挂面发型、笑咪咪的清彻女孩,一阵不可置信的想法油然而生。小蔚难道你便是…蔚蓝碧海《待续》
设置